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画中话*话中画

儿子的画,妈妈的话,幅幅画中都有话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画(12):這是哪個流派的作品?  

2009-02-25 20:06:20|  分类: 有画就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艾敬,那個怀抱吉它的民謠彈唱歌手,一晃十年過去了,她已轉戰繪畫領域。她說繪畫能釋緩痛苦,從音樂走向繪畫,是因為后者能以更為自由的方式表達情感。

“我的1997快點到吧,我要去香港……”我小聲地哼唱著,SON說沒听過。一天看了廣州日報上刊登的艾敬的作品,SON評論:嚴格說來,她不是一個畫家。是的,報上說叫視覺藝術家。

看完報,隨手拿起SON放在茶几上的速寫本,翻開看到這么一幅畫:

 画(11):這是哪個流派的作品? - 蓝桑的画中话 - 画中话

如果不是剛討論完艾敬的作品,我不會這么仔細地審視組成這幅畫的元素:一個個寫得奇奇怪怪的英文單詞。

Sometimes, when I am alone, I am often afraind why we are here, where are we from, who are we.

......

No time, please give your hand.

這么一段文字,我讀了三遍(具体內容之后在“话中画”詳述)。

第一遍:艱難地識別著長著怪怪字体的單詞(原來是一直橫著念下去的,組成單詞的字母之間有間隔),

第二遍:力圖理解他要表達的意思,看著頻頻出現的“Love”“Girl”,我的心跳在加速,莫非SON早戀了?

第三遍:越來越順暢的閱讀中,讓我想起了那個寫《挪威森林》的村上春樹,簡短急促的句子,也讓我感到一种無助,一种無以名狀的絕望…..雖然窗外南國午后暖暖的陽光正透過一排小葉榕傾瀉在我的背上。

實在想知道SON到底想表達什么,但也不能太過直白,如果他反感我們這樣過于細致地“關注”他,那我們什么答案都得不到。在我的旁敲側擊下,SON煞是得意地告訴我:

“厲害吧,全是原創,簡直就是一篇小說。”

“還好,是一篇小說。” 我暗自對自己說道,懸著的心總算放下了。

繪畫中,顺便誕生了SON的第一篇“意識流”風格的英文“小小說”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32)| 评论(12)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